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了!有网友称——跟你讲个笑话“征途说它想做游戏性了”

《征途》已经14年了。

这是一款肯定载入史册的游戏。在知乎问题“游戏界人士如何看待《征途》这款游戏?”下面,祝佳音把《征途》之前的游戏公司比喻成武林人士,大家的招式大多是白鹤亮翅和黑虎掏心,偶尔有一式亢龙有悔;而《征途》则是一杆每分钟3700发的机枪。

这杆机枪创造了足够的回报:在今年6月的征途之夜上,史玉柱称这个IP累计创造了150亿元的税后收入;但这杆机枪似乎也有了降温的势头:根据巨人财报,他们的营收支柱已从以往的端游转向手游。

可是《征途》不服老。和那些越来越守旧的老游戏不同,它决定要做“品牌焕新”。

2018年7月,从来没有线下活动的《征途》举办了第一场嘉年华,现场史玉柱喊话研发团队,要求“游戏性第一位,赚钱第二位”。之后《征途》又做起了国战电竞。今年11月,电影《征途》还将上映。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我没玩过《征途》,对这个IP也没什么感情。但前一段时间出于好奇,我采访了一些巨人的从业者,也参加了第二届《征途》嘉年华,看了电影的片花,见证了国战电竞的场面,最后对《征途》有了一些不一样的理解。

《征途》老了吗?看完这篇文章,或许你会有自己的答案。

禁止做加法,怎么“游戏性第一位”?

做了12年《征途》,赵剑枫已经受够了玩家“很黑”的评论。看着游戏营收的下降,遭受着老板史玉柱的批判,他决定改革产品体验,用游戏性重新吸引用户。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《征途》系列端游负责人赵剑枫

12年前,听说巨人网络在隔壁大学做校招,错过了首轮报名环节的赵剑枫悍然从体育馆二楼翻墙而入,闯过笔试和面试,从策划一路做到《征途》系列端游负责人,几乎见证了整个《征途》IP的发展。

也正因如此,赵剑枫知道改革《征途》的阻力有多大。

“很黑”的印象不难改观。有了史玉柱的话做担保,他们大刀阔斧,直接取消了收入KPI,推出了一个叫做"中小号的春天”的版本,主动降低利润率,把充值所获15%-20%的奖励通过副本等玩法送给普通玩家。还增加了对普通玩家的保护,对用户的社会关系进行分层:“你是关羽,我是杂兵,我肯定不会跟你比,而是让我们阵营的大哥,比如典韦跟你比。”

但游戏性的提升没有这么容易。

《征途》有90%以上都是老用户和回流用户,最忠实的玩家累积在线时长甚至超过11年,他们最在乎的是社交关系,而非游戏的玩法。“比如我的大哥,我的国王曾经帮过我,哪个妹子和我结婚,后来又离婚了。这是他们最珍视的财富。”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更关键的是,运营13年来,团队已经养成了一套禁止做加法,多做乘法的玩法迭代思路。

一方面,《征途》拥有个人、夫妻、小队、家族、帮会、国家、盟国、阵营等13种社交层级,每个层级都有2-3种成熟玩法支撑,且能让不同层级彼此交融。“比如你运一趟镖,有人来劫你,有人来救你,你又会感谢别人……可能一个行为就能掀起一场血雨腥风。”这极大地增加了添加玩法的思考负担。

另一方面,这也使《征途》对新玩法的考核标准极高。“必须看似简单,玩起来复杂,能引发玩家的情感波动。”

已经被验证的玩法的考量有多细致?以运镖为例,它的基础规则很简单,玩家要押运镖车到另一个地点,领取奖励。但在此基础上,团队又设计出了一系列细节,这里只举几个例子:

1. 玩家需要先在镖车上投入押金,才能获得更高的奖励,同时其他玩家也可以劫取镖车,抢走押金;

2. 不管玩家实力如何,攻击镖车时镖车损失的血量都完全一致,这使得任何玩家都有机会劫镖;

3. 一个玩家被劫镖的时候,其他亲密玩家会收到警报。而且国家可以运营镖局,为运镖提供担保,收取玩家的保金,如果镖车被抢,则要赔付给玩家。这大大提升了玩家获得援救的频率;

4. 玩家有概率押送不同稀有度的镖车,比如紫色镖车的奖励为16倍。但可以想象,其他玩家也会更疯狂地截取这辆镖车……

赵剑枫坚信,一个迭代了8年的功能,肯定比一个花1-2年时间做出来的功能更好玩。因此《征途》会不断加强经典玩法,删减不合理的玩法,例如最近他们就取消了一个日常活动,把它的奖励挪到了另一个老玩法上面。

“玩家总会尝试新功能,获得数值奖励,所以推出新功能会有数据变化。你给我100万让我扫个地,我肯定也去嘛。但它真的好玩吗?新鲜感一过,玩家就要为了奖励天天做不喜欢的事儿,经典玩法也会被新玩法稀释,游戏越来越不好玩,玩家就会慢慢抛弃你。”

但常规的功能优化肯定无法改革《征途》的体验。到底该怎么办?思索良久,赵剑枫瞄准了一个时下热门的游戏概念:电竞。

这个想法超越了人们对MMO的常识:数值差异这么大,又是多人游戏,这个品类能怎么做电竞?

差点儿挤爆服务器的国战电竞

几经讨论过后,团队拿出了一套简单的方案。

这套方案很好理解,官方会邀请游戏中知名的指挥大神招募团队,进驻新区,招兵买马,和其他9个国家经历漫长的竞争,根据不同指挥的游戏进度和胜利场次给予玩家奖励,“把KOL的KPI和我们的KPI挂钩”。

这样的规则公平吗?对于希望只靠操作取胜的常规电竞玩家来说,绝对不算公平。但对于需要比拼人格魅力和综合实力的指挥,以及习惯《征途》设定的用户来说,它好像又提供了一个从零开始的公平机会,足以唤起大家开始疲惫的热情。

在这个看似简单的方法背后,还有《征途》对国战数值设计的积累。

“我们要拿着秒表计算攻击和防守的距离和时间,维护攻守平衡的差异,NPC的血条会动态变化,数值会根据你的实力、参战人数合理匹配。上次设计最强国家和最弱国家的实力差距上限,数值策划填了20%,我发现之后把他骂了一顿,赶快改成了10%,这种关键细节还是要亲自抓。”

这个思路行得通吗?一开始大家心里都没底。但2018年12月14日,在上线黄金国战联赛的第一天,《征途》服务器突然涌入了远远超出团队预期的用户。“人都走不动路了,全都卡住了,怪物刷新得也太慢,我们一度要手动添加怪物,然后迅速修改数值。”

开服时的压力算是抗住了。但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,等到一周之后两国交战,现有的服务器肯定无法承载更加恐怖的用户峰值。回过神后,团队先从华为的机房调了两台最好的服务器顶上,再紧急联系英特尔,准备从北美空运一台主频CPU最强的设备,同时要求后端主程抓紧一切时间做技术优化,让服务器的效率再上一个台阶。

已经在《征途》干了10年的主程也有点儿恍惚。听说在《征途》刚上线的时候,史玉柱曾经因为服务器的问题,坐在研发团队身后,也不说话,就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烟,抽得程序员心里发毛,只有玩命优化。他原本以为这种往事早已过去,没想到类似的场景还会重演。

程序团队立刻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调优,在重压之下,主程一度睡不着觉,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正在运转的代码,最终优化之后的服务器撑住了考验。

我看了赵剑枫展示的详细数据表格:开设黄金国战联赛之后,新区的30日留存提升了约20%。“别人都说做电竞烧钱,但我们和《征途》结合的国战电竞不但不烧钱,而且又带量,又有留存,还能盈利。现在《征途》的人数和营收已经不再下跌了,甚至还开始轻微上涨。”

经由此役,赵剑枫也意识到了用户对《征途》的热爱依旧浓烈,只是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。他回忆起在去年嘉年华上,有个环节是给玩家敬酒,当时史玉柱带头干杯,团队一大海碗倒进喉咙,腹中立刻热气升腾。他看着台下的玩家,忽然有些感动。

“就觉得做游戏的价值观还是要正,要对玩家好一点儿。如果你只冲着钱去,那玩家和钱都离你很远。

赵剑枫认为国战电竞也充分证明,《征途》“欠玩家一部电影”——早在2015年,巨人就决定拍一部《征途》电影,用新的形式表达这个IP的文化情感。

可游戏改编电影扑街的例子实在太多。回到那个时间节点,《征途》面临一个问题:这部电影到底该找谁拍,又该怎么拍?

沉迷《征途》4年后,决定拍一部电影的影业总裁

巨人影业总裁张阿牧入坑《征途》的契机令人哭笑不得:他从来没玩过端游,但看了南方周末的特稿《系统》后,根本不信世界上存在这种让人天天想玩,如此投入的游戏:“我是处女座,特别自律,就觉得一定要试试。”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巨人影业总裁张阿牧

结果张阿牧彻底被《征途》中“假世界里的真感情”打动,整整沉迷了4年。之后他回过味来,觉得这段人生不能浪费,自己又是娱乐行业的老兵,干脆决定接受巨人的邀请,带领巨人影业,将《征途》改编成影视剧,把自己投入的时间和金钱转化成做用户调研的成本。

在国内,最成功的游戏改编影视的例子应该是《仙剑奇侠传》的两部电视剧。在加入巨人之前,张阿牧也帮巨人联系过电视剧行业的大佬,但最后巨人没有签IP授权的合同,因为觉得电视剧不足以呈现《征途》的品牌价值。而在张阿牧加入之后,他们决定把《征途》改编成一部电影。

这是个机会和风险同样巨大的选择。根据官方数据,《征途》有5亿注册用户,IP也有十几年的沉淀,早已成为许多玩家青春和生活的一部分。但《征途》几乎没有故事,编剧毫无参照,只能重头开始。

团队花了半年时间翻遍论坛,搜集了几百G的玩家故事资料,在游戏中投放了1000多份主观题的问卷,又找咨询公司调查非玩家,了解大家喜欢什么题材,什么导演,什么演员。最终几个标签映入眼帘:古装、战争、大场面,受众觉得电影应该是《天将雄狮》那样的感觉。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《天将雄狮》剧照

于是团队几经更换编剧,最终邀请刘奋斗和文宁来撰写剧本:前者自己就是导演,擅长创作故事架构;后者则为西游记系列做过编剧,擅长古装和奇幻。经过2-3年,大致的剧本终于打磨了出来:电影将以现实玩家作为角色名字,讲述十国争霸的原创故事。

团队又邀请了西游三部曲的导演郑宝瑞担任监制,因为他擅长特效等环节的项目管理;并希望导演陈德森能执导《征途》,因为他擅长动作,又注重情感,曾花10年打磨《十月围城》的剧本,更重要的是,他爱玩游戏。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陈德森说因为从小父母打架,自己经常玩游戏到半夜,对游戏感情很深。“后来电影的合作发行方:星皓影业的老板王海峰找到我,说认识了20年,至今没有合作,要不要听我讲讲手里的4个项目。我听他讲第一个项目是《征途》,就说后面的不用听了,就是《征途》!

他们也没找流量小生担任主演,而是找了能保证时间投入,也更符合角色特质的何润东和刘宪华,并让他们在开拍前练了几个月的肌肉,“让别人想到‘荷尔蒙’这一词。”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发布会上刘宪华展示肌肉

影片的特效团队则是曾参与《流浪地球》制作的MORE VFX,在拍摄过程中,MORE VFX甚至还用技术入股了这部电影。张阿牧说在90天的拍摄里,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困难,他对这部电影信心满满。

在《征途》嘉年华前一天,史玉柱和VIP玩家看了点映,发微博称不少玩家都看哭了,并告诉团队这部电影有成功的机会,自己也会放很多精力在影片的宣发上面。张阿牧表示,许多玩家都说放映后要组织公司员工去包场观看。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在嘉年华现场,官方也播放了一段不允许外传的片花混剪。虽然不清楚剧情如何,但片子的特效和动作场面的质量确实很高,听着躁动的鼓点,我也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。

最后说说那场嘉年华

真正让我理解《征途》的也是这场嘉年华。在活动后半段,我混进了VIP座席,和一位受邀的玩家聊了聊。和我对《征途》大V的印象不同,他戴着眼镜,文质彬彬,神态有点儿纯真。

他说自己玩了7年《征途》,也试过《魔兽世界》,但因为晕3D,上来就死了3次,于是直接卸载了它。又说自己身后的两名玩家在游戏里天天打生打死,但在线下一碰面就会一起喝酒。他还耐心地跟我解释国战的规则,说现在国战对技术的要求不高,更重视指挥的语言能力和气势,“要让大家有热情。”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嘉年华前的“大将军入场”环节

在压轴的国战电竞比赛之前,六架大鼓擂得震天响,十位精壮的小伙子举着印有国号的大旗来回挥舞,在舞台表演空翻和跟斗,然后立在观众席中央的通道上,这时主持人一声大吼:“恭迎众将军驾临!”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应声而出的是从国战电竞中脱颖而出的10位顶级指挥。他们穿着印有征途字样,画着金项链的黑色T恤,大多是壮硕彪悍的北方汉子。伴随激昂的音乐,每个人昂首挺胸地从小伙子手中接过大旗,坐到舞台旁边指挥室里的电脑前面,操着东北话给自己阵营的玩家重复注意事项。我开始理解那名大V所说的,“热情”两个字的含义。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一位已经坐下的指挥,他曾创下国战34场连胜纪录

但即便有这样的铺垫,在国战开始之后,我还是觉得自己失明了

无数的名字堆满了屏幕,重岩叠嶂,隐天蔽日。我难以辨别坐骑、职业、装备和身份,只能看到赤橙黄绿青蓝紫色的技能特效在屏幕上飞舞,然后勉强通过红色的“进攻方”和蓝色的“防守方”字样,辨别每一场战役的局势。这种感觉就像我只想去北京工体看一场普通的球赛,结果发现6万4千名观众全部都在场下踢球。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我边上的玩家目不转睛,呼吸似乎也变得粗重起来,时不时地挪动身体。镜头不断切换,指挥们沙哑而雄浑的嗓音响彻整个场地,时不时还有人破音:

“来兄弟们!继续打大将军啊!”

“现在在直播我们!3分钟内给我拿下他们,证明我们的实力!”

“是不是有不少人都回去了?我怎么看不到人呢?!干啥(ha)呢?”

指挥们不断阵亡,屏幕上一次又一次地闪烁提示复活的按钮。一名指挥对团队喊话:“85%啦!兄弟们看看,只要咱们团结,小将能不能推下来?兄弟们,三!二!一!站起!”然后擦了擦眼角,继续对屏幕嘶吼。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我没有经历过端游MMO最辉煌的时代,眼前的一切超越了我对PvP和电竞的理解,只觉得自己被这种万人一心的,原始而澎湃的生命能量彻底击垮。我甚至开始思考:什么是所谓的高雅?什么是所谓的低俗?这些人会不会比我活得浓墨重彩,更有意思?

从这种情绪慢慢抽离出来后,我终于理解了《征途》的底气,以及这个IP魅力的根源。十四年过去,只要这批玩家的热血还在沸腾,对游戏还有热爱,《征途》就不会老去。

张阿牧认为《征途》一直在向玩家传递一个信念:“你是独一无二的,你是天生的王者,你会一统天下”,这个解读代表了一代人对MMO的情感和信念。但我更喜欢《征途》游戏和电影预告片中的一句话,它用一种更赤裸的方式,道出了人类对存在感的渴望:

“你来到了人间,你将改变世界。”

创收150亿之后,这款老游戏决定把赚钱放在第二位

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